幸运胡萝卜(集训闭关)

某不知名写手萝卜,闭关修炼神功中,偶尔冒个泡泡

笑笑小魔王

长时间线篇(补偿这么久没更啦)

基本全员出现(出现一对我就带了标签哈)


【双眼皮大眼睛的漂亮乖乖】


“诶呦喂,小姑娘长的真可爱~”


“哇,这大眼睛!”


“我天,这睫毛!”


“诶嘛,我干女儿给贺爹亲亲!”


“好大的福气怎么就轮到马嘉祺身上?!”


马嘉祺轻啧一声,起身拍开围着婴儿床前四五六个大老爷们,凭一人之力成功挡住视线:“敖子逸怎么说话的?去去去,等会吧我家乖乖吓坏可不得了。”


“不是吧马哥,看个干女儿都那么小气,当初我家贺严出生就被你和丁哥抱着耍了好久。”贺峻霖企图钻空隙近距离接触,却被马嘉祺一把提着领子丢到严浩翔怀中。


“不给看不给看,我家乖乖不给看。”马嘉祺嚷嚷着,颇有一副泼夫像,无理取闹的让众人都无语。


“你们理解理解,毕竟这是马哥基因没占百分之九十的天大小宝贝,心里偷着乐和丁哥像,随了丁哥的那大双眼皮,那大眼睛!”宋亚轩摆了摆手,“还好还好,丁哥双眼皮基因强大。”


“就是就是!”


马嘉祺不管,反正自家小棉袄随了阿程怎么样都好看,怎么样都是乖乖。


“别偏心啊马嘉茄,”丁程鑫嘟着嘴巴,迷迷糊糊的就绕到马嘉祺背后圈住腰,“偏心是该罚的!


其他几个大老爷们见丁程鑫进了房间,识趣的关门离开前还拉了正和贺峻霖偷摸着交换零食的马骁出去。


“阿程,你知道我不会偏心的。”


“我的意思是,你太偏心马笑笑小朋友我也会吃醋,”丁程鑫不满意的往马嘉祺腰间肉戳去,“你都不叫我乖乖……”


“那我现在叫?乖乖?”


“不要,那是幺儿的专属。”


“好好好,一切听丁老师 丁哥 阿程 丁儿的话,让我喊什么就喊什么……”


而出生两个月的马笑笑躺在被一堆玩偶簇拥的婴儿床中望着好几头粉色吹风筒进行了人生第一次思考:什么东东,这么会转



【开口第一声】


“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乖乖第一次说话喊的居然是刘耀文那头粉色吹风机?!!!”


马嘉祺抓耳挠腮,思考0.0012999秒后打算抄拖鞋去逮刘耀文好好打一顿。


自己对着闺女喊了那么多声爸爸只为听一声,结果被一头爱跳水坑的猪截胡了?!


荒唐!


刘耀文,是爱看吹风机的小帅哥一枚呀~正被马嘉祺揪着小耳朵,张着嘴喊着“help help”,却被自家小宝贝冷漠无情的带着鼠标土豆头也不回的出门遛弯去了。


宋亚轩:“大夏天的怎么还有狗叫?走,鼠标土豆咱不跟这种吵狗狗玩。”


“错了错了,不看小猪佩奇就是了。”刘耀文忍痛割爱的把保存了几十集的小猪佩奇删除,并好好发誓一定不乱教小朋友后才被放过。


但据宋文小朋友说,大半夜总看到一个好恐怖的粉色吹风筒以及一个狗狗祟祟的家伙蹲在屏幕前傻笑。



【传说中的美女姐姐】


已经满了两岁的马笑笑完美的继承了丁程鑫的大眼睛双眼皮,丁程鑫的小嘟嘟唇,丁程鑫的小卷毛……等以及丁程鑫严重的花痴颜狗症。


假设,一个坏人和一个长的帅的坏人站在马笑笑面前,请问马笑笑会怎么样。


马笑笑、丁程鑫答:“肯定是选帅的呀,帅的不会坏吧。”


马嘉祺扶额,决定放弃以帅哥举例子的安全问答。


马笑笑喜欢一个人直接点就是好看不好看,遇上几位干爸干爹冲上去就是要抱抱,把马嘉祺和丁程鑫醋的不行。


“霖霖~”马笑笑两眼放光,迈着小肉腿一个冲刺就往贺峻霖站的地方跑。


“笑笑不可以叫霖霖。”站在一旁的严浩翔皱巴着脸,不悦的想着小姑娘学的怎么那么快,早知道自己就不当面喊霖霖了。


贺峻霖挑了挑眉:“怪小气的咯。”


马笑笑也咯咯的捂着嘴偷笑,她才不会告诉严干爸自己最喜欢霖霖啦,因为霖霖像兔兔,还很香香。


“走,笑笑,干爹带你去干爹家吃好吃的咯”贺峻霖抱起小粉团子就往前走,把从商场火拼的东西全丢严浩翔手中。


“好~”


贺严迷惑的从楼上下来,为什么家中有三个大中小正对着新宝岛视频热嗨。


这世道真奇妙


“诶呦老妹~”严贺已经完完全全和马笑笑混熟了,背着马笑笑就向贺严打着招呼。


“哇~这是……传说中的美女姐姐”马笑笑两眼放光,挣扎着就往严贺背上跳,张着手就抱住贺严的腿,“喜欢姐姐,姐姐好看。”


在那之后,马笑笑新添了一个条件,喜欢霖霖的原因加一:是漂亮姐姐的爹爹,而且漂亮姐姐也香香像喵咪,头发好长好长摸着好舒fu,双眼皮也好大好大。



【高高】


马笑笑三岁的时候就被贺峻霖和丁程鑫抱出去听话剧了。


对此,某吃醋马某人不满的吐槽到:“他们三一个比一个颜狗,看小张张只是他们的由头!”


丁程鑫无奈承认,好吧真的不能怪他颜狗,是因为马笑笑这家伙最近又喜欢上看张真源了。


“爹爹,为啥子张干爹还没得来?”马笑笑换了个新发型,是马嘉祺苦学一年的爱心小揪揪头,此刻随着小脑袋一晃一晃的。


丁程鑫忙着和贺峻霖激动的看着其他角色的演员,只拍拍马笑笑说:“等会等会,马上马上,幺儿不急”


笑笑不满意,笑笑不开心,笑笑决定起身找张干爹。


小粉团子决定好,跳下座位准备开溜,结果被丁程鑫一提提回座位:“啊啊啊,我要找张干爹~”


“幺儿不可以乱跑,爹爹现在带你去好吧?”丁程鑫拍拍马笑笑的小屁股以示惩罚,抱起马笑笑就去后台找候场的张真源。


“哼~”马笑笑嘴巴挂起了小油瓶,翘的老高,“爹爹坏,我要向张干爹告状!”


一旁贺峻霖听了,笑的合不拢嘴:“笑笑聪明啊,还会告状了。”


“哼,霖霖,你也坏坏,你刚刚还掐我脸!”


贺峻霖举手投降但不改,大手一rua就rua小粉团子的小新脸。


“丁哥,贺儿?”张真源抱着陈泗旭和张心心一齐送来的花,惊讶的问着,“又来了呀?!”


“干爹干爹,你没有叫笑笑!”马笑笑在丁程鑫怀里扭了扭,跳下后直奔张真源的大腿。


“诶呀,是我们笑笑小宝贝。”张真源笑呵呵的把花放在桌上,让马笑笑溜到自己的肩上坐着。


“呜~是高高~”


笑笑成长小知识:


三岁到五岁阶段,最爱坐张真源肩上,玩以她命名的“高高游戏”,马嘉茄多次尝试把笑笑举到肩上,奈何马嘉茄太菜,笑笑还是爱去找张真源玩“高高”

——丁程鑫



【大中小魔王】


众所周知,长沙幼儿园的历史上有着两位“魔王”,把勤勤恳恳任课的胡老师愁到和阿黄一同在狗窝下思考自己真的需要这份工作的问题。


好在,上两位魔王已经成功迈进小学大门。


欧耶~解脱!


“哇,小胡老师小胡老师,这个是什么呀?”


“小胡老师小胡老师,这个可以吃吗?”


“小胡老师小胡老师,笑笑想上厕所~”


“小胡老师小胡老师……”


好的,为什么,现在多了个话痨小魔王。


一三五带着刘一亚,李逸泽去沙池玩的一身沙还有小伤痕,二四三人聚着商量怎么偷吃小零食被小胡老师当场捉包。


而这个星期六,是亲子游园会


救命啊,让小胡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吧


没办法,谁让马骁大大魔王是她哥哥,敖天天大魔王是小李子的哥哥。


世界好魔幻,三大巨头会面,即将告别世界。


“小胡老师好久不见”


“哇,小胡老师来了来了。”


“咦?小胡老师怎么不抱笑笑。”


小胡老师jpg“啊~升华”






没有彩蛋,小胡就来说明一下吧~


可以理解为时间线跳到了五年后(当做新一段来看也ok),关于生日特辑已经轮完一轮大朋友们的了,所以就放在其他合集里更独立篇(但很忙,不一定会写。)


再加上集训真的很忙很累,而且联考时间已经开启倒计时,我们加课的紧,休息时间我只想多睡,所以没办法更新(可能往后几个月也不会)


笑笑出现我就不交代出生小故事啦,晚些有空我会再整理关系(因为发现好多小朋友不记得人物链)


就酱,拜~








谁是一家之主

本节目由:

丁丁牌拳击手套 宋你上西天银行 贺tui 搓衣板 张医生诊所联合赞助播出



问:“几位老师家中由谁做主呢?”


鉴于要赚奶粉钱(实际上是被丁程鑫嫌烦赶出家门工作),马嘉祺接了个谈心休闲综艺的通告,而好巧不巧,刘耀文和陈泗旭也被邀上了这期,再好巧不巧,严浩翔作为投资方也被导演组邀上了节目赚一波兄弟情怀。


一切都顺利进行着流程,什么兄弟糗事什么恋爱小爆料啊……直到现在


听到问题,马嘉祺愣了愣,看着摄像头亮着的红点,左看看正专心扣手的刘耀文,右看看出神不知道何处的陈泗旭,后看看坐的十分板直的严浩翔。


完蛋,这是可以回答的吗?

小马慌张,不知所措的笑了笑。


许是看到马嘉祺的表情太过于丰富,主持人笑笑的指了指摄像头说道:“马老师,这段不会播出去的。


这样啊……那我马某人可要好好说实话了。


“那一家之主的地位必然是我啊。”马嘉祺装作一脸苦恼的样子摊了摊手,“谁让丁老师太爱我了,吃饭都由他夹菜,洗澡都是他放好水,哎……我也不想每次都参与家庭会议进行交流的呀。”


刘耀文听后简直是一个大服特服的表情,哈喽?有人可以告诉我马嘉祺是怎么良心不同的说出这段话的?我刘帅哥耀文真的很佩服。


某良心不痛马嘉祺在心里想着:吃饭的确是阿程夹给我的,不过都是他不吃的或是非逼着我吃的,洗澡放水也的确是阿程放的,但我可没说是我,至于家庭会议嘛……本人全程只能听不能表决。


主持人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笑眯眯的说:“这么看来,马老师的地位在家很高啊……”


“那刘老师呢?”

主持人话锋一转,把目光投向刘耀文。


“哈?!啊?我啊。”刘耀文回过神来,张着嘴巴愣是想不出什么。


我去,马哥怎么编的来着,在线急。


刘耀文默默的向马嘉祺投去求救的眼神,马嘉祺收到信号,挑了挑眉张口做着口型:男人在外都要面子


“那肯定一定是我啊,亚轩天天粘着我喊文哥,买啥都是我出财务基本在我这里,总结万物皆听我啦。”


马嘉祺欣慰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好女婿(不是)好弟弟啊,一点就通。


而刘耀文说完后,手掌开始出汗,他总觉得自己右眼跳的厉害,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怪吓人的


主持人得到答案后便把目光转到了陈泗旭身上:“陈老师您呢?”


陈泗旭倒是平淡的开口:“我们家里呢到时没有分谁做主这种,不过一般小事情我们都会让家中小大人去决定,我们只能作为建议者去参加小大人的会议,大事情的话非小大人不可涉及的内容我们都会一起讨论……怎么说,大概是投票决定吧?”


说到这,陈泗旭忍不住笑了笑,惹得马嘉祺和刘耀文一阵眼红。


艹!被陈泗旭给秀到了。


“哈哈哈哈,那看来陈老师家里很少有争吵啊。”主持人打着趣道。


“也不是,会有争吵,只是不多。”陈泗旭摆了摆手。


因为真源很好哄。

陈泗旭在心里接着话。


“最后就请严总回答一下吧。”


严浩翔理了理衣服,一脸严肃道:“是我。”


刘耀文正喝着水,差点没呛死自己,本以为严浩翔一本正经会和泗旭哥一样老实交代,结果这位哥比马嘉祺还不要良心不要脸皮,什么屁话都能面不改色的说出来。


“该说不说,马哥,还是翔哥脸皮厚的可以撑起一片天,贺儿比丁哥还能嘴……”刘耀文冷不丁的凑到马嘉祺耳旁说。


话还没说完刘耀文就被马嘉祺狠捏了一把大腿肉,刘耀文张口无声喊痛,被马嘉祺一句:“这小子怎么说你丁哥的呢?!狠狠殇到。


好了,本帅哥刘不和你们一群脸厚话b的双标男人说话,再说宋亚轩就变成小狗,不对,宋文变成小狗!


“没想到啊,居然是严总做主。”主持人一脸惊讶的说道。


毕竟具小道消息,严总可是名副其实的夫管严呢~




【彩蛋】关于视频被录制为花絮并播放时,真·家主们的反应


(嗨嗨嗨,好久没更啦~那就浅浅出现一下咯)


Q:小胡 你有没有觉得男儿歌很奇怪

怎么说,我觉得还挺嗨(不过演唱会那个的确是有点微微飘了)

Q:想问胡萝卜姐姐笑笑的CP是刘文他闺女吗

哈哈哈,不是哟.我们笑笑cp还没决定好,一亚是和我们小魔王天天在一起的(虽然说我们一亚是个酷妹,但内心是个单纯小娇娇捏)

《炮友恋爱怎么啦?!》

心机假海王严×色批真海王贺

请勿上升✨


▶️


*


“今晚八点,老地方”


手机上突然弹出的信息惹的在喝水的宋亚轩一愣,手机的主人在厨房里洗着水果,想了想宋亚轩还是拿起手机走到厨房。


“贺儿,这又是哪一个?”


宋亚轩无意瞟到,只是这字眼实在是太耐人寻味,况且自己本身就深知好友是个什么样的人。


花心


海王


渣男


姑且都说是吧。


洗着水果的男人疑惑的皱起眉头,好看的桃花眼轻瞪了一下宋亚轩,而后甩甩手,拿起一颗葡萄就往宋亚轩嘴里塞。


“就是那个长的很帅,经常喜欢穿全套黑的财大气粗,但人挺浑的男的……叫什么……严?”贺峻霖张着嘴巴,努力回想着,却喊不出名字。


宋亚轩冷了冷脸:“你说的不会是刘耀文的好兄弟,严 浩 翔吧?”


“啊对对对,就他没错!我们亚轩记忆真好~”贺峻霖惊讶的拍拍手,又往宋亚轩嘴里塞了颗葡萄。


宋亚轩嚼着葡萄,闷声道:“严浩翔人很海的,你别又动心。”


“最好远离他?”贺峻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们宝贝轩啊,你是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随了刘耀文那大傻哈的脑子去了,都是朋友嘛~”


“普通朋友?”宋亚轩明显不信,贺峻霖几万个心眼子他可是早就清楚的很。


贺峻霖不自在的摸了摸鼻:“那肯定呐,你朋友我和大傻哈朋友凑一块还能啥,就朋友啊”


准确来说


应该是打pao打了快一年的pao友关系


贺峻霖心想着,管他什么狗友pao友的,不都是朋友,也不算忽悠宋亚轩咯。



*


“靠,严浩翔,你做不做啊,屁事这么多还花钱吃饭。”


贺峻霖卡着八点十分的点,满脸不耐烦的看着眼前这个一看就是刚从生意场上下来的。


梳着三七分,条纹西装,又骚气又帅。

贺峻霖更想把人立马钓到自己的海王宫上去了。


结果严浩翔这b男说先吃个饭,还烛光晚餐。果然b男活好事就多。


贺峻霖心想狗都不吃,人狗进行生理问题都没这么多讲究的。


“对不起,我吃。”贺峻霖双手合十,也不再去偷看过分吸引颜狗的脸,对着面前一大堆高级饭菜哗哗流口水。


严浩翔则颇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贺峻霖两眼放光的扫刮着饭菜,心里打小算盘。


今天怎么也得让真海王收收心



*


成都小辣椒的名号严浩翔不是没听过,只是贺峻霖未免辣的太过上头。


“我上你下,还是你上我下?”贺峻霖迫不及待的就把人推倒在严浩翔精心准备的玫瑰花床上。


“贺峻霖你对浪漫是不是过敏。”严浩翔又气又好笑的看着手上动作一直没停的贺峻霖。


跪下道个歉,不是故意卡文,没时间码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对不起🙇🙇🙇(等我回补😢)




牛角包幸福

孩子cp向——“严李”


暗恋一个人的滋味是什么,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又是什么?


学生时代的大部分时间,话题貌似都是围绕着这些,哪个班的有恋爱的,哪个班有什么糗事,总会有那么一个八卦小耳朵会拿着小喇叭暗暗乐道。


“李子啊,我跟你讲我那个看到你们班长和隔壁班那个班花走在一起,我听说他们好像恋爱了耶。”


马笑笑就是那个八卦小耳朵,人在二班却总爱溜到三、四班来找李逸泽刘一亚聊些有的没的小八卦。


而今天刘一亚去上吉他课,提前走了,马笑笑被马骁逮完骂便直接来找独自留在课室里学习的李逸泽。


“班长?”李逸泽顿了顿手,也不再继续写着复习卷了,侧头去听。


马笑笑倒是惊讶了一会,平常同李子讲这些总是不大提起兴趣的。


“对啊,齐思韩啊。”马笑笑砸吧砸吧嘴,从口袋里摸出一把瓜子,打算好好细讲一下,毕竟难得平时的小闷葫芦有想听的八卦,可不得唠长久点。


“我和你讲啊……”


“不用了,太晚了,回去吧。”


李逸泽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装做不在意的把柜筒里的东西同试卷一同塞进书包里。


“啊?我还要等我哥,不一起回吗?”


李逸泽捏了捏手,小声应道:“偶尔一次想自己走走。”


马笑笑没察觉出什么,乐呵的给李逸泽塞了把瓜子便拍拍手到处溜去了。


“恋爱么?”李逸泽望了望快落边际的黄昏天又看着手中的贴了小爱心的白色信封,出神的想着。


李逸泽不是笨蛋,也懵懵懂懂的明白平日里他人聊的那些。


至于喜欢,这个概念太模糊,但放在班长也就是齐思韩身上,总会有些难以言喻的清楚。


李逸泽不太爱说话,因为成绩太好,被安了个学生会会长的身份后又被安了学习委员的职位,闷闷的也不知道如何找人开口。


在不记得什么的时候,齐思韩开始找李逸泽聊些有的没的,从一开始的学习再到偶尔一起等车回家。


“有想见到他的感觉就是喜欢吧?”


那天马笑笑同刘一亚聊起这个话题,说的话李逸泽记了许久。推掉一个晚上的学习时间,抱着电脑躲在被窝里搜了好久好久的“恋爱”“喜欢”。


确定便开始熬夜写袒露心声的信,也就是情书。


但当你好不容易计划好了的时候,喜欢的人已经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会有一点难过


“嘿!小逸泽,有没有想小严哥呀?”严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李逸泽的面前,带着副墨镜,穿着花衬衫,花哨又耀眼。


“小严哥,你也来买面包吗?”李逸泽才回过神来,呆呆的指了指对面的面包店,“他们家的牛角包很好吃。”


严贺摘下墨镜,不打算坦白自己在这里等了许久的事,挑了挑眉,问道:“很喜欢吃?”


“还算喜欢。”李逸泽干巴巴的说道。


“那就是很喜欢,走吧,去吃我们李子喜欢吃的牛角包。”严贺自然的揽住李逸泽的肩,把人圈起来往里带。


“好。”


李逸泽想着,也许吃几个小牛角包,就能让自己那点小难过烟消云散。


结果没想到严贺居然把还有一大半多的牛角包全买了。


“小严哥,吃不完浪费。”李逸泽担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寻思着怎么才能吃完。


严贺见了觉得可爱,忍不住上手去捏李逸泽的肉包脸:“吃不完我吃,我肚子大。”


“那行吧。”李逸泽心安理得的从袋子里拿了两个牛角包,边走边小口小口的吃。


严贺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瓶豆奶,看李逸泽口干了,便递过去:“学习累吗?我当时和你哥总爱把摆烂挂在嘴边,现在只能回家继承咯”


李逸泽想了想:“还好,不过小严哥摆烂也能继承严叔叔和贺叔叔的公司,说明小严哥也很厉害。”


李逸泽说的的确是真心话


“那我就当是我们李子夸我厉害咯。”


“那……嗯,会有喜欢的人吗?我们以前都会有喜欢的人啦哈哈。”严贺突然转啦话题,认真的看着李逸泽,问道。


“小严哥也有喜欢的人么?嗯,以前。”


“有。”严贺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原本还想问话,结果小朋友还反问。


李逸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回答着:“应该算有喜欢的人么,我不太清楚,不过他好像有喜欢人……”


“那会很难过吗?”严贺问道


“一点点,就一点点,牛角包已经把难过变成开心了,应该说变成吃太饱了。”


“那也挺好,起码牛角包可以让我们李子不难过。”



一些不怎么偏cp的小日常文

(在我的设定里,我觉得李子像个慢半拍小孩,懂又不懂,好就是喜欢,习惯了的反而不大会察觉,那我们小严总就是人前花花孔雀,李子后温柔小b男吧哈哈哈哈)


游泳教练必备原则


小贺老师:


“我趣,这必定是要有八块腹肌的大帅哥来啊!”



01.


炎炎夏日,热浪来袭


最近闲来没事干的贺峻霖先生突然觉得很有必要让自家两个小崽子学习一下游泳这些必备技能。


“呼叫组织,呼叫组织!我觉得有很大必要给孩子们报个游泳班了!”贺峻霖点点手指头,就在群聊里发起了视频通话。


名为“帅锅帮”的群聊成员,飞速的加入视频通话中。


“咦?怎么突然提起这个啊?”那边宋亚轩还在吃着辣条,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屏幕里的其他人。


“诶呦,那天刚好看见那个传单了嘛……”


贺峻霖简略描述了自己是怎么美滋滋的拿着严浩翔给的卡去商场大杀特杀时在回家买个小冰糕偶遇一个身材魁梧一看就有优越腹肌的游泳健身教练,并且和对方唠了一个小时磕的事情。


“总而言之,其实是贺峻霖你看上人家搓衣板了吧?”丁程鑫调侃道。


“别胡说,搓衣板我家老严也有,”贺峻霖心虚的咳了咳,“我这只是为了孩子,你说是不是该学游泳嘛,是不是嘛?!”


张真源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贺儿说的对,的确是为了孩子而已。”


“那到时候去看看么?天天总是玩,到时候万一真玩进水里不敢想。”李天泽认真的点了点头,已经开始拿出小本本做计划了,“而且还要看看那里的环境……还有教练,人数……”


“那我家小奶包怎么游啊……师兄们,这我也没法报啊?”朱志鑫挠了挠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那什么,我和张极都还没呢……”张泽禹默默的出声。


这可把贺峻霖他们难住了,自己这些做师兄的不是一胎大了,就是二胎也有了,师弟们还有的才一岁多甚至还在牵小手谈恋爱呢。


童禹坤把脸凑近屏幕,大声说道:“多大点事,朱志鑫你把小奶包和宋师兄还有李师兄的孩子放一块儿去婴儿游泳馆里游不就是了嘛,自己收拾收拾一起去看帅哥,不是,看小朋友游泳嘛!”


“还有张泽禹,也一起去呗,不过邓佳鑫说他没空,我和你们一起去呗,多简单的事儿。”


朱志鑫和张泽禹一个劲点头,表示突然动力十足。


“小童说的非常有道理,那咱就这几天去看看,然后安排安排嘛,”丁程鑫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别告诉那几个家伙,到时候又死角难缠的硬要跟着去。”


“哇哦哇哦,大帅哥大帅哥!”晚了许久的姚景元才刚进入就已经要结束发言。


“好的,丁哥!”


“好的师兄!”




02.


“阿程,你去干嘛呢?”马嘉祺第不知道多少次看见自家大宝贝挺着个大肚,拎着两袋东西,轻手轻脚的拉着马骁就要往家门外溜。


按理来说,万事自家大宝贝会报告一下啊?


“没什么,就是和贺儿他们几个约着去看……去吃好吃的,去的儿童乐园。”丁程鑫心虚的把袋子往怀里靠,一把就要把马骁给拉出门。


马嘉祺挑了挑眉


非常


特别


不对劲


但面上又不能显出什么来,马嘉祺只能扯了扯嘴角回了句原来如此啊,便挥手向丁程鑫拜拜,嘱咐着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丁程鑫长舒口气,兴冲冲的就拉着马骁往外走:第二次上游泳课出门成功,欧耶!


门一关,马嘉祺心中警铃大响,飞快从裤兜掏出手机汇报组织。


好男人(9)


笑笑爸:最近有没有觉得自家媳妇(不是女化真的就是一个我觉得很有趣的一个语气词啊啊啊)不对劲!


一亚爸:有!有!有!马哥你怎么知道我刚想问这个的,你是不是安监控了!


贺严爸:刘耀文别嗷了,在你隔壁都听到了。但是最近霖霖真的不对劲,一天到晚不是捧着手机傻乐呵,就是偷摸着带着孩子出去。


一亚爸:嘿!严浩翔,什么意思啊?


心心爸:真源还好,就是经常带着心心出去,不过我最近在写歌,倒没觉得什么。


贝贝爱我:我趣,超级不对劲好吧!今天李天泽一个亲亲都没给我,话没说几句板着个脸带着儿子就出去,老实说,是不是丁老头带坏的?@笑笑爸


笑笑爸:敖子逸闭上狗嘴,我家阿程那么乖,怎么可能带坏!


贝贝爱我:???


一亚爸:??


贺严爸:?


笑笑爸:@一亚爸@贺严爸你们俩发什么问号!


一亚爸:不是接队形吗?


贺严爸:接个队形


笑笑爸:来,挨个打先。


奶包爸:师兄冷静冷静,听我家的说是去婴儿游泳馆学游泳了。


笑笑爸:婴儿游泳馆?那么多人去干嘛?


贺严爸:按理来说,正常去的就亚轩和天泽他们带着一亚和逸泽去就行了,我家霖霖还带着两孩子去?


心心爸:感觉不对劲


小宝最可爱:老不对劲了,我家小宝去是什么意思?!


你左爷爷:师兄们,破案了。我刚刚偷瞄邓佳鑫的手机,发现他们在聊“搓衣板”帅哥……


yy:哈哈,别提了。童禹坤pyq发帅哥游泳照忘记屏蔽我了,哈哈。


笑笑爸:所以


一亚爸:他们是在


贺严爸:看帅哥


贺严爸:我就说,我银行卡怎么突然刷钱出去了,哈哈,原来是我家霖霖宝贝拿我钱去看帅哥了呢~


yy:准确来说,是在时代游泳馆里监督孩子们学游泳呢,哈哈,别问为什么我知道。


贝贝爱我:已开车




03.


“我趣,你看那搓衣板,哇咔咔。”贺峻霖两眼放星光,边泡在游泳池里边和宋亚轩吃着烤肠。


“贺儿贺儿,收收你的口水,你给人教练看的都不自在了。”宋亚轩颇为嫌弃的拍了拍贺峻霖。


“贺儿都不算什么,你看人家小童和景元,直接上去要其他池里的帅哥微信去了。”丁程鑫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美滋滋的欣赏着靓丽风景。


“丁哥,我看如果不是你肚子明显过头,那边的几个小伙子肯定来要你微信!”贺峻霖扯着嗓子喊道。


“那肯定,你丁哥这么帅!”丁程鑫笑眯眯的对在左边羞红着脸偷看自己的几个小伙子眨了眨眼。


张真源在一旁满足的拍了拍自己吃了十多根烤肠的小肚子,选择认真监督孩子们游泳进程,毕竟张真源认为对方教练的身材还不如自己,应该再多练才帅点。


而朱志鑫和张泽禹全程只敢埋头吃冰淇淋,偶尔看到那么一小会儿,都立马红着脸不再看。


“宝贝们,帅哥微信要到啦~”姚景元乐呵呵的走过来,“多亏我们小童啦!改天请你吃大餐!”


童禹坤拍拍胸脯:“姚哥这说的,下次我请你吃!”


“爹爹,我觉得那个叔叔长的还行,有待考察。”得了空可以休息的姚桃趴在游泳池边上认真发表自己的意见。


姚景元耸了耸肩,没回答自家儿子的话。


“天天认真学,别闹了。”李天泽蹲在边上,看着游泳池里闹腾的要把游泳裤给脱了的敖天天忍不住头疼。


“我要和宋文比谁游的快!”敖天天乖乖把裤子拉回去,说完就钻进水里扑腾去了。


刚拍了照想发pyq的童禹坤发现大事不妙,自己上一条发有腹肌帅哥游泳照以及自己和帅哥合照的照片被余宇涵点了赞。


完蛋了,忘记屏蔽余宇涵了……


“师兄们啊……半个小时前,我发的pyq忘记屏蔽余宇涵了……”童禹坤手抖的像筛子,脸色发白。


!!!


丁程鑫听到立马没了之前懒洋洋的样子,拿起小饮料就想往外跑


宋亚轩和贺峻霖一屁股从游泳池里爬了起来,面部狰狞的就往更衣室里跑


张真源和李天泽不慌不忙的收拾着东西,还说着让孩子们好好学,有事出去一下。


朱志鑫,张泽禹还有童禹坤慌的不行,选择跟着丁程鑫开溜。


独留姚景元一脸懵逼的看着一群人慌乱的背影。




04.


“阿程啊,慢点跑,别滑着了。”马嘉祺扯着嘴巴微笑,扶住丁程鑫的肩顺势揽了过去。


丁程鑫吓的简直快要灵魂出窍,转而讨好的搂了搂马嘉祺的腰。


“朱志鑫!”


“张泽禹!”


“童禹坤!”


三个人还以为自己跟着丁程鑫还能开溜,结果刚好撞枪口上。


朱志鑫直接被苏新皓一把拉出去,张泽禹被张极连人带雪糕一起抱着出的门。


童禹坤就大事不妙了,余宇涵一个熊抱自己把人扛肩上走了。


“我趣,师弟们挺猛。”丁程鑫窝在马嘉祺怀里小声嘀咕着,暗自祈祷着师弟们腰还健在。


那边宋亚轩和贺峻霖刚进到更衣室里以为自己暂时安全,结果严浩翔和刘耀文两人顶着“搓衣板”穿着个游泳裤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吓到贺峻霖嗷嗷大叫。


“轩儿啊,咱俩不保啊。”贺峻霖被严浩翔裹着衣服抱出去的时候忍不住向友方伸了伸手,而后被严浩翔无情塞回衣服里。


宋亚轩看着被抱走的贺峻霖,再看看一脸委屈往自己怀里使劲蹭的刘耀文,欲哭无泪。


李天泽刚收拾完东西就听到敖子逸大喊大叫的声音,头又开始忍不住痛:大魔王来临


“贝贝啊,你怎么能,怎么能抛下我去看帅哥啊,我腹肌还不好吗?是摸腻了吗?呜呜呜,果然感情是会淡的……”


敖子逸一看到李天泽,立马扑上去抱住李天泽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引得孩子教练纷纷看过去。


李天泽觉得丢人,拖着沉重的腿带着包就要离开现场。


“真源,怎么突然说要来游泳馆啊?”陈泗旭比其他几人冷静,只是单纯发问。


张真源认真回答:“学游泳啊”


“不是看……嗯,帅哥?”陈泗旭面上不显,但还是有些吃味。


“不是,他们腹肌一般。”张真源若有所思道。


“噢,这样啊,那我们回去吃饭?”


“好啊,要不要叫丁哥他们啊?”


“恐怕丁哥他们不行……”


张真源可惜的点了点头:“下次还是我去交孩子们吧,又不用花钱什么的。”


“最好不过。”陈泗旭牵着张真源的手往外走去了。


“诶?不是,孩子们呢?!你们都不管啦!”姚景元扯着嗓子喊道。


“什么爹爸啊?这都……”姚景元嘟嚷着,把手机里刚加的好友删除掉了,“没帅哥啊没帅哥~”



彩蛋是(?)

霖霖霖!幸运小霖驾到

通通闪开,喜迎我十八岁的好大儿(bushi.)

生日快乐哟嘻嘻

贺的第一人称

(七乘二背景)


00.


“以前 现在 未来”


01.


我是明天成年的超级无敌大帅哥!贺!峻!霖!


今年发生了好多好多,但我想那都是过去了的,毕竟我明天可是为堂堂正正的成年人了嘛,嘿嘿!


这几天终于和他们几个大帅哥见面啦!好吧,但我还是最帅的帅哥!!!


马哥和丁哥一见面就偷摸着靠一起,还躲着怕被我们发现!其实才不是,我和宋亚轩都看到了,他们还亲嘴了!


这么久没见的张哥和耀文,我发现我张哥更加有男人味了,那肌肉啧啧啧,只不过耀文弟弟第一个抱抱居然不是给他帅气的小贺哥哥而是呲个大牙傻笑的宋亚轩,这让我有一..难过。


甚至飞总都看起来瘦了那么一丢丢,就一丢丢,也有可能是幻觉。


迟零食先生还是那么的,在挨打的边缘徘徊。


还有……嗯


严浩翔


我的


小男友


第一眼看过去,我就知道这家伙又不好好吃饭了,我不在果然还是不行,回去一定逼他和张哥奋斗吃个两三碗,好好胖一胖。


我都胖了许多呢,他严浩翔怎么能不胖的呀,还瘦。


抱起来都不舒服了。


“贺儿……”


最受不了的就是他的嗓子了,感觉比之前打视频打电话时还低沉,让人心痒痒的。


想起闭关那段日子,严浩翔这个家伙总是爱发信息,一天比一天黏人,说什么想我了的,真是不害臊。


还好老贺和小羽女士没听到,不然我又要被逮着说不好好学习,顾手机去了。


不过,我也很想他了。

当然,我可不能表现的很明显。


“严浩翔,过来给我捏一下。”


我当然不可能说抱的啦,毕竟哥哥威严还是在这的!


我今天也还是要想个办法让他叫我哥哥,严浩翔这人都叫别人哥,就不叫我哥,真的是有点小心眼欸!


“贺儿,你干嘛黏严浩翔这么近。”宋亚轩过来和我咬耳朵说话了,那眼睛呆呆的。


“如果你说我和严浩翔贴的近的话,那刘耀文算什么?狗皮膏药那种黏吗?”


我发誓,刘耀文和宋亚轩黏的真的很近,那两脸蛋恨不得融在一起,我都没眼看。而且我真的只是搂严浩翔腰了嘛,真的!!!


“咳咳咳,那什么,今天的日子啊,挺蓝的。”


我的嘴巴有点不听使唤了,我明明想说的是今天的日子真好,天好蓝。


只能尴尬的和严浩翔坐在天台晒太阳,扣指甲盖了。


好在严浩翔这小子没让我尴尬,也就浅浅微笑了一下吧就。


“我知道,很蓝,而且我还知道,今天是一个很特别特别的日子。”

严浩翔笑起来我承认是有那么一点姿色的。


“当然啦,今天可是我的幸运日,我今天买彩票还中了五块钱,刚刚走路,我可没踩到狗屎,马嘉祺踩到了哈哈哈哈,还有今天张哥给我发了那么那么大个红包……”


说起踩狗屎,马嘉祺那个表情我现在还记得哈哈哈哈哈哈,一幅倒霉孩子的感觉。


“我是说,霖霖,生日快乐。”严浩翔低头看了眼手机,侧过脸来,眼睛温柔到我到不敢直视。


有点犯规,严浩翔


“那……谢谢我浩翔弟弟咯。”不敢对视不敢对视,看不得严浩翔一副深情帅哥的模样,简直黄牌警告!


严浩翔笑了笑,手捧住我的脸


“干嘛!”我有点慌张,严浩翔的手此时此刻好烫,“我可不给你捏的!”


“我……”严浩翔还没能开口说完这句话,丁哥和马哥便上来喊我们一起下去吃饭。


严浩翔的情绪不会隐藏,其实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不就是


我爱你


我想你


总之,他不可能讨厌我吧


毕竟,我可是贺峻霖诶




02.


我是今天过28岁生日的贺峻霖


今天起床的时候被两个小崽子扑上来的感觉可真痛,两个小崽子又养胖了些


还挺有成就感的


“爹爹,爸爸说他今天要做饭!”


贺严乖乖的睁大眼睛,脸红扑扑的趴我在我身上,我还是忍不住感慨自己怎么这么厉害,生了个这么可爱还软乎乎的娃。


我没忍住,用手轻捏了一下幺儿的脸


“哼哼,爹爹总是不先摸我的脸!”


臭小子那副性格,我真的怀疑是不是和刘耀文学的,要不是那张脸粘贴复制严浩翔,我还真就去告医院,孩子抱错了。


“好吧,爹爹下次一定先摸严贺的脸好不好?那这样,爹爹抱你们下去看爸爸做饭好不好?”


我想了想,还是有必要监督一下严浩翔做饭的,虽然他再三保证自己和马嘉祺陈泗旭学的已经可以出师了。


“好!!!”


背上一个,怀里一个的,两个沙袋球就黏我身上,我突然体会到严浩翔天天这样的累。


不过我还是不考虑严浩翔说的要带我去健身房这件事


太累,还是通通交给严浩翔好了


“霖霖!你们两个快下来!”严浩翔从厨房里头探个脑袋出来,看到我艰难前行,立马从里面跑出来抱着。


一手一个,很man


真不愧是我男人


“怎么不多睡会儿”


严浩翔把两崽子放到游戏房里就走过来帮我揉腰,我轻瞪他一眼:“你也好意思说,酸到我怎么睡都睡不好。”


“错了,下次轻点。”严浩翔讪讪的笑,手上的动作放缓了许多。


“还有不要在那种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忍不住红了红脸,“说什么祝我生日快乐。”


严浩翔不回我的话,只是笑了笑


很生气,我要生气了严浩翔!


“嗯……听我老婆的”


“去你的,谁是你老婆!禁止泥塑懂不懂!”我用手点了点他脑袋


“别啊,贺儿我可是泥塑粉!”


宋亚轩!别以为仗着可爱就可以为所欲为!又偷摸溜进来和刘耀文来骗吃骗喝了!早知道不告诉他们几个大门密码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不和宋亚轩计较!”


严浩翔的事放到晚上再来讨论,我得先去翻翻宋亚轩和刘耀文两个家伙又带了什么好吃的过来。


“翻好吃的不叫我!”丁哥挺个大肚子都能走的闪电一样溜到零食旁边,我也是不得不竖起大拇指:佩服啊


“贺叔叔生日快乐!”


一群人,大的带小的,小的猛的往我这抱,奶声奶气,有种被可爱过头的刺激感。


“我们去帮忙,孩子张哥泗旭看!”马嘉祺和刘耀文一溜就溜进厨房


张真源和陈泗旭无奈的领着孩子帮往游戏屋里走


“我要看小猪佩奇!”


“我要听DJ,这几天没听很难受!”


宋亚轩和敖子逸两个人,我真的会服


“敖子逸飞远点,天泽怎么还没抛你带孩子走?”


丁哥还是我丁哥,说话依旧怼的敖子逸哑口无言的。


不过,还挺热闹。


虽然一个孕夫和一个土味哥的拌嘴吵架有点画风清奇。


“严浩翔!”


“我肚子饿啦!”


肚子空空,霖霖难过,想吃好吃的,这就需要召唤一下幸运神兽严浩翔啦!


“草莓马上来!”严浩翔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OK,幸运神兽已接单,霖霖就等送达咯





首先祝我们小贺十八岁啦,是个大大帅哥了,可以学车啦!


希望我们小贺一直开开心心的,一直欧皇降临!!!


《公司恋爱怎么啦?!》

被吃讨公道腹黑上司马×吃抹干净就跑秘书丁

请勿上升✨


▶️


*

马嘉祺皱了皱眉,看着远处台上正热舞的可人儿,手不自觉的抓紧手中的酒杯。


马嘉祺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不然怎么会在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酒吧里看见自己平日里清冷的狠的小秘书,但举着酒杯看也不过是兑了气泡水的低度酒。


“马哥?”身旁坐着等马嘉祺扔骰子的刘耀文顺着马嘉祺的视线望了过去,有些疑惑。


刘耀文是见过台上穿着v领的人,平日里去找马嘉祺谈工作的时候总能看到,只是……怎么变得这么劲爆?


平日自己就客气问个喝水么?就被台上清冷轻摇头拒绝。活脱脱像个只会工作的机器人。


“怎么丁秘书也在这里啊?!”对面摇晃酒杯的严浩翔挑挑眉调侃的朝台上热舞的丁程鑫点了点头,“看不出来啊马哥?”


马嘉祺扯了扯嘴角,脸色彻底黑了下去,起身拿起西装外套就往台上走。


“马哥!咱局还没结束呢!”刘耀文不可思议的张大嘴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马嘉祺脸色这么臭。


“不玩没意思!刘耀文儿这家伙都输我好几把了,马哥你还不救救他?他私房钱都输没咯~”严浩翔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吹了吹口哨,朝走的飞快的马嘉祺喊,“丁秘书真辣!”


马嘉祺闻声,顿了顿身,转头瞪着满脸笑容的严浩翔和一脸震惊的刘耀文:“这场我包,严浩翔闭上你的嘴。”


说罢马嘉祺边挤在热舞狂欢的人堆里走了。


严浩翔挑挑眉一脸得意的揽住刘耀文:“你翔哥好吧?让你没输私房钱还赚了,亚轩听了都说好。”


“去你妈的严浩翔!还不是你这人耍诈!!!”


丁程鑫在台上跳了快半个小时了,累的下了台想点杯酒歇息一会就被黑着脸的马嘉祺给逮住了。


“丁秘书,请了假就是来酒吧热舞的是吗?”马嘉祺攥着丁程鑫的小臂,哑着声问。


丁程鑫无辜的眨了眨勾人心魄的眼睛,笑眯眯的应着:“马总,最近有些累了想放松放松,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丁程鑫抽出手来,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独留下马嘉祺一个人,一身西装格格不入的站在一众贴身热舞的人群之中。




*


一出酒吧门,丁程鑫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神情疲惫的靠在路灯下。


“丁秘书?你怎么在这?”刚约会完准备回家的张真源骑着自己的小电驴停在了丁程鑫面前。


靠北啦,怎么约完会还能看见自己的上司啊。自己只是一个刚入公司没多久的小实习生哇!张真源悲催的想着。


“小张啊。”丁程鑫强支撑起脸,露出微笑。


平日清高冷淡的丁秘书露出一个十分耐人寻味的微笑,张真源觉得自己还是主动写个离职报告比较有面子。


“那个啥,丁秘书,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张真源挠挠脑袋,看丁程鑫的样子觉得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是哪里奇怪。


“没什么大事……”丁程鑫后面那句就是为情所困的话还在心里发芽,就被后面的人给吓了一大跳。


“丁!程!鑫!”


马嘉祺气喘吁吁的扒开人群,就要跑到门口逮人。


“卧槽卧槽,快快快小张我有大事!走走走!”丁程鑫飞快的跨上张真源的小电驴后座,激动的拍着张真源的肩膀。


禀着一个人的基本修养,张真源虽然觉得肩被拍的生痛,但还是打算按照上司的命令gogo。


虽然张真源并没有看清酒吧里那个喊丁程鑫名字的是自己上司的上司。


一拧,张真源飞快的骑着小电驴就带着丁程鑫溜了,嘴里还不断念叨着gogo。


马嘉祺又一次,被丁程鑫留在了原地。


气不过,马嘉祺发泄似的用力打在路灯杆上,眼神阴暗的看着远处模糊的影子。


很好,丁程鑫,睡完人就跑。




*


尽管不情愿,丁程鑫还是得起床洗漱准时准点的去马嘉祺家喊人上班。


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当秘书还是当保姆。


而且还是个陪了睡的秘书保姆。


丁程鑫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郁闷的不行。


本来大家都是成年人,当时气氛都烘托到那个份上了,你不来都不好意思了,况且丁程鑫本身就对马嘉祺抱有一丝爱的幻想,到手的美味谁不想尝?


尝了的后果就是,自家老板天天盯着自己这里那里的,还企图讨个说法。


拜托,自己才是被压的那个好不好?


丁程鑫无奈的揉着太阳穴,压了心底的那些小九九,用手按了按门铃。


过了几分钟,门才被打开。


丁程鑫深吸一口气,对上了开门人的视线,规规矩矩的开口道:“马总,早上九点的董事会,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马嘉祺闷声应道:“知道了,会准时到的,你先走吧。”


丁程鑫狐疑的上下打量着马嘉祺,寻思着怎么不对劲啊?


怎么不是只穿个大裤衩的马嘉祺了?怎么不是露出八块腹肌的马嘉祺了?怎么不是一开门就低音炮攻击的马嘉祺了?


你不对劲,马嘉祺!


“那……我走?”


马嘉祺冷冷的看了眼丁程鑫,点头道:“走吧,最好早点到公司。”


???


丁程鑫觉得这个马嘉祺是不是被夺魂了,怎么还就变高冷霸总了?这人设套路也不对啊!


等马嘉祺亲手把门关上,丁程鑫才反应过来。


青天白日的,还真就见了马嘉祺这个高冷鬼了。


丁程鑫气呼呼的走进公司大门,满脸不爽喝着自己给马嘉祺带的咖啡,心里坏心思的想着一定要狠狠报复一下马嘉祺。


“马夫人好!”前台扎着丸子头的小妹妹满脸微笑的向丁程鑫招了招手。


丁程鑫下意识的回了句你好,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前台小妹说的是啥。


“不好意思,你能再重说一遍吗?”


丁程鑫认为有必要给自己体个检,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脑子出问题,大白天就老出现幻觉。


“马夫人好啊~”前台小妹笑的那是一个春风十里,嘴里都泛着蜜。


“我脑子真的有问题?”丁程鑫小声嘀咕着。


正当丁程鑫犯迷糊,实习生张真源叼着块面包激动的就跑到丁程鑫面前,掏出手机怼到丁程鑫面前大喊:“丁哥,我们公司整栋楼外面都是你的脸诶,好帅气,还配什么马夫人诶,这是什么新职位吗?”


丁程鑫看着张真源手机屏幕的照片,咖啡噗通落地,一口老血哽在喉咙。


“真秀啊!”张真源全然不顾丁程鑫被惊到石化的表情,笑眯眯的还发出一丝感叹。


“快……快打120,我要晕了。”


丁程鑫哐当一声就跪了,心里想着:“马嘉祺,你是狠的,玩阴的直接逼婚了。”




*


等丁程鑫恢复战斗力,准备好好找马嘉祺算个账时,就发现马嘉祺早已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等着了。


“马嘉祺,你玩阴的!现在什么时代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情我愿的事!”丁程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瞪着马嘉祺。


“是你情我愿,但我妈说这儿婿必须要带回家过门的。”马嘉祺拿起桌上的咖啡,慢慢的喝了起来,语气平淡的让丁程鑫想给个大耳刮。


“马嘉祺你是什么老古董?!!!没谈恋爱直接结婚么?”


丁程鑫被气到两眼都要冒火了,而马嘉祺还在慢悠悠的喝着咖啡。


md,老子迟早要把你咖啡都扔了。丁程鑫暗暗发誓。


“嗯……因为公司规定,禁止办公室恋情。影响不好,宝贝你理解一下。”马嘉祺顿了几秒,开口回道。


丁程鑫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亏了,开口道:“不行,怎么能不谈恋爱就说结婚的,我不同意!!!”


“那行,我让李叔改一下规定,允许办公室恋情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丁程鑫小声哼唧,自己终于扳回一局!


欧耶!



一个早期存稿,很乱

(文中的夫人也并没有女化的意思,主要是也不知道啥称呼好了嘿嘿)


依旧是一个三篇或四篇的连续剧场,上一篇在合集